老人慾將200萬房產遺贈保姆,子女有權反對?本期半島問法熱線,這些繼承糾紛成焦點

2021-07-06 19:41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193444) 掃描到手機

文/圖  半島全媒體記者  李敏  張婧 實習生 丁浩 劉雪彥 謝雨禾

親生兒子兩年不上門,86歲老人要把房子遺贈保姆……

老父親去世30年,房子沒過户,現要拆遷了竟然發現房主是妹夫……

弟弟多分了財產,卻要求均分撫養費……

家事無小事,家家都有本難唸經。7月6日,圍繞繼承糾紛中遇到的親子鑑定、遺產分割、遺囑效力、遺贈扶養協議等問題,半島問法熱線96663和80889800電話不斷。半島邀請山東魯青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律師付鵬和山東魯青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宋化盼在線解答疑問。兩位律師一一解答,為市民理性維權搭建橋樑,解疑答惑。

>>問法現場<<

“半島問法熱線請的律師信得過”

上期半島問法熱線聚焦“繼承糾紛”話題,很多市民意猶未盡,仍有很多繼承方面的問題撥打半島96663熱線。7月6日的半島問法熱線,繼續關注市民關注度極高的“繼承糾紛”,邀請到山東魯青律師事務所兩位資深律師為市民解疑答惑。

“一上午電話就沒停,説得我口乾舌燥。”半島問法熱線80889800從熱線開通就響個不停,原本兩個小時的接線時間不得不延長到12:00。兩位律師在接線過程中,還不忘拿筆記錄下市民疑惑。

“請問是付律師嗎?”

“我是半島問法熱線專職律師。”

面對市民問題,付鵬律師解答十分仔細,分析利弊、指出解決方案,還不時安撫來電市民激動情緒。“半島問法熱線請來的肯定都是資深專業律師,這個我們信得過。”市民張先生電話剛接通,還沒説問題就表達了對律師的絕對信任。聽完付律師專業解答,張先生直言:“這下我心裏有底了。”

一上午的接線活動,因為熱線不斷,兩位律師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一個電話剛結束,拿起礦泉水還沒擰開蓋,下一個電話就打進來。“每個人都會老去,終有一天要面臨養老和遺囑的事情,所以這個話題特別能引起人共鳴。”宋化盼律師介紹説。

八旬老人要把房子遺贈保姆

“律師,我想把房子給照顧我的保姆。”86歲的市民黃先生打過電話,聲音因為着急顫抖模糊,讓人聽不清,接線的宋化盼律師一上來沒聽清楚。“大爺,您不着急,慢點説。”聽到宋律師安撫,黃先生情緒漸漸穩定下來,將自己的問題娓娓道來。

今年86歲高齡的黃老家中有個獨生兒子,兒子不大的時候老伴早逝。將兒子養大成人後,黃老先生年紀漸長,在外地住過一段時間養老院。近年來思鄉親切,回到家中養老,他請了一個保姆照料生活起居。由於跟兒子關係並不太好,唯一的獨子已經兩年未曾謀面。

家中的大小事宜都由保姆幫忙操持,這令老人很感動。

隨着年事已高,黃老先生想立一份遺囑。

對兒子很失望,老人就想把自己手頭的這套房子留給保姆,希望保姆能夠在身邊照顧自己老去。老人曾去公證處公正遺囑,但工作人員以老人的訴求不符合公序良俗為由讓黃老再酌情考慮。老人還跟兒子商量,把房子可以留給兒子,但要以現金補償的方式留給保姆50萬,這個要求不僅被兒子拒絕,還成了兩個人爭吵的源頭。問題得不到解決,老人也十分苦惱。聽了老人的傷心遭遇,律師建議:民法典繼承編規定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可以分給適當遺產;且自然人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贈與法定繼承人以外的個人。因此,黃老在符合法律規定前提下所立的遺囑是合法有效的。但考慮到家庭關係本身的複雜性以及黃老年事已高,建議老人在遺產分配問題上,應充分徵求各方親屬的意見,謹慎考慮,慎重處理個人財產,以避免產生不必要的糾紛。

宋化盼律師

>>律師説法<<

山東魯青律師事務所的宋化盼律師

今天一個80多歲的老爺子要把200多萬的房子遺贈給他的保姆,這個保姆已經照顧他兩三年了。按照法律來説,自書遺囑的書寫只要符合法律規定的要件形式,是立遺囑人的真實意思表示,處分的是個人合法財產,就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老爺子把價值200萬的房產贈與給保姆這個事情,我們認為在公序良俗方面是需要考慮的。在接訪過程中,我們就建議老爺子跟自己的子女協商處理一下這個事情,以免引起後續不必要的糾紛。”

山東魯青律師事務所的付鵬律師

在現如今時代發展的大背景下,大家對於財產繼承和財富保障越來越重視,但是在我們的普法工作過程中,發現大家對於民事糾紛中的諸多細節不甚瞭解。比如一個案例中,一位繼承人在其老人去世30年以後,才意識到老人遺產繼承的問題。當事人很有可能會因為沒有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主張權利而喪失相應的權利。

為此,付鵬律師提醒大家,對於存在類似問題的當事人,最好能夠對自己的家庭財富提前作出規劃和管理。目前從法律上來講,可以採取的措施有很多,比如立遺囑、設立保險、設立信託,甚至可以設立基金,即便是最普遍常見的立遺囑方式也最好提早規劃,這些方式都可以達到財富安全和順利傳承的目的。法律不僅僅是在糾紛發生的時候解決糾紛的一個工具,同樣也是大家對財富安全和財富傳承提前做出規劃的明確指引。

付鵬律師

>>典型案例<<

現場諮詢熱線火爆

記者選取了幾個有代表性案例

供市民參考

案例1:

父親、奶奶相繼去世,複雜繼承關係如何確認?

劉先生的父親去世後留下一套房子,由劉先生的奶奶住着,父親去世時沒有留遺囑,現在奶奶和二叔也相繼去世,奶奶那邊的親人不配合公證,導致該房子無法進行過户或買賣。劉先生想知道,奶奶那邊的親戚究竟有沒有繼承權,他們不配合公證,劉先生應該怎麼辦?

律師認為:父親先於奶奶去世,在父親去世時繼承已經發生,奶奶也是其父親的法定繼承人之一,奶奶去世後,奶奶從父親那裏繼承的一部分財產還要再次發生繼承,繼承人包括劉先生自己(代位繼承),二叔,三叔,姑姑。二叔去世後又發生繼承,繼承人包括二嬸和二叔的兒子。

律師建議:這種情況下應當走法院起訴流程,劉先生作為原告,把其他法定繼承人列為被告,如果其他親屬不參與訴訟,法院可以追加其為被告,如其他親屬在訴訟過程中明確表示放棄繼承,經法院記錄在案,則視為放棄繼承的權利。法院通過審理,會將家庭親屬關係,繼承發生的先後順序和每個繼承人的分配份額等一一捋清。生成法律文書可作為後續去辦理相關手續的依據。

案例2:

代書遺囑無見證人不具效力

王先生的父母去世後留下三套房子,當時父母在的時候就分家了,父母在分家單明確説明三套房子給三個兒子,不給女兒,但分家單不是老人親自寫的,且寫分家單時沒有見證人。三套房子都是父親的名字,現在過户需要妹妹一起簽字,但是妹妹不配合。王先生想知道,這份分家單具有法律效益嗎?

律師認為: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五條,代書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並簽名、籤日期確認。這份分家單為他人代書且沒有見證人,因此,這份分家單是不具有遺囑效力,建議王先生按法定繼承進行分配,法定繼承中男女平等享有繼承權。

案例3:

父親去世留下拆遷房,繼承咋確認?

於女士的父親於2009年去世,她有五個兄弟姐妹,父親去世後留下一套2005年拆遷補償置換的房子和一份代書遺囑,遺囑中要求將房子分給於女士和弟弟。2011年,父親留下的房子已開始登記回遷,因繼承權尚未得到確認,於女士和弟弟遲遲不能接收房屋和辦理相關補償手續。於女士想知道,她應當通過怎樣的方式獲得拆遷補償?

 律師建議:如果於女士與兄弟姐妹達成一致,可以通過協商解決。此外,也可以通過訴訟程序確認遺囑真實有效,用確定的生效法律文書作為向拆遷補償單位或者村委會提出補償的依據。

案例4:

自寫遺囑需通過訴訟確認效力

王先生的父親去年去世,父親名下一套老房子拆遷補償了一套新房,但房產證至今沒有辦理,父親去世前留下自寫遺囑説將房子留給王先生,繼母也在遺囑上簽字同意,當時兩個妹妹和繼母也都同意該房屋由王先生一人繼承。王先生拿遺囑去房產中心想要辦理過户,但房產中心告知其必須讓其繼母、兩個妹妹到場辦理,否則無法辦理。此時,王先生的兩個妹妹拒絕到場配合,王先生想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能過户成功?

律師建議:房產中心作為登記部門,沒有專業知識和權力去認定這份自書遺囑是否合法有效。該問題要徹底解決,必須通過法院的訴訟程序,由法院確認遺囑的效力,生成有效的法律文書,確認王先生個人對房子的繼承權。只有通過有效的法律文書,房產中心才能據此辦理相關手續。

案例5:

盡贍養義務的子女多分遺產

李先生一共兄弟姐妹六人,但只有自己和一個弟弟輪流贍養老人,還幫助老人還了以前所欠的債務。父母去世後留有一套房子,李先生想知道沒有給父母養老的大哥和兩個妹妹有繼承權嗎?以及如果六個人都想要這個房子,可以過户到六個人名下嗎?

律師建議:在法律上六個子女都享有房產的繼承權,但可以主張盡贍養義務的子女多分遺產,其他沒有盡贍養義務的子女少分。李先生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向法院提供只有自己和弟弟贍養老人的證據,由法官酌情分配房產。關於房產過户可以有兩種情況,房產可以過户到一個人的名下,其他人根據房屋作價按比例分配補償款;另一種情況是房產可以登記在多人名下,將比例列明,按比例共有房產。

案例6:

拒絕贍養義務,或將導致繼承權喪失

劉女士是家中的大姐,多年前,父母將名下的一套房產過户給劉女士的妹妹,並以此雙方口頭約定,由劉女士的妹妹負責贍養老人。然而在產權變更以後,劉女士的妹妹將父親趕出家門,沒有履行先前約定的贍養義務。不得已之下,劉女士父親尋求了法律援助,在其干預下,父親和眾子女協定,父親享有該房屋一半的所有權。現今,父親已經去世,房子也要拆遷,其餘子女想向小妹妹主張,要求獲得該房產拆遷賠償中屬於自己的那份。

律師意見:雖然房產登記在劉女士妹妹名下,但家庭內部先前確立的協議也是有效的,其餘子女有權向妹妹主張要求獲得相應的賠償。如果主張不成,其餘子女應當出示這份協議及小妹妹拒絕贍養父親的證據,向法院起訴,來保證自己的應有權益。而且《民法典》一千一百三十條主張,對被繼承人盡主要撫養義務或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

案例7:

30年前財產糾紛已失訴訟時效

劉先生最近得知自己父母的老屋已經被拆遷的消息,疑惑自己並未分得補償。幾經詢問下,發現老屋宅基地及房屋的登記人竟然是自己的弟弟,原來早在1991年更換房產證的時候,自己的弟弟在妹妹的支持下將房子登記到了自己的名下。劉先生的父母早在80年代就過世了,並未留下遺囑,劉先生認為按照法定繼承,自己應該拿到賠償款的一部分。

律師認為:劉先生父母的老屋原本的確其幾個兄妹均享有繼承的權利,但是考慮到繼承發生和產權變更的時間過於久遠,早已超過了訴訟時效,甚至已經超過了民事權利的最長權利保護期限,因此劉先生勝訴的可能性不大,建議與弟弟及妹妹私下協商解決。

在這個案例中,律師提醒大家,民事訴訟的時效一般不超過三年,從被繼承人去世起,繼承就發生了,三年之外將喪失人民法院的司法保護,一般很難再去實現自己的權利。因此,個人應當積極地關注及保護自己的權益,在遭到不法侵害時應當及時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案例8:

弟弟多分了財產,卻要求均分撫養費

家住城陽區的李女士為父親住房的問題煩惱不已。當初母親去世時,將屬於父母雙方共同財產的住房的一半繼承給了作為第一順位繼承人的父親及兄妹,近年,父親又將自己所有的該房產的剩下的份額過户給了小兒子,並最終由小兒子變賣,兄妹幾個按照各自份額分得錢款。這樣一來,父親就需租房居住,父親向大家商議由4個孩子均分房租及贍養費。李女士為此感到疑惑,自己的小弟明明多分了房產,為什麼不由他多出贍養費和負責照顧老人呢?

律師建議:按照李女士的陳述,遺產及財產處置是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如果父親在將自己所有的房產份額過户給小兒子時,並未與其做出贍養協定,那麼父親的贍養費確實應該由眾子女均分,但此舉也有違公平原則。考慮到小兒子獲得父親房屋份額後主動將房產變賣直接導致了父親無房居住的情況,李女士可以和小弟協商解決父親的住房問題,協商不成可向人民調解委員會或人民法院提出主張維護合法權益。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