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沂白沙埠鎮:山東水錶之鄉如何“智造”升級

2021-07-08 09:45 大眾報業·大眾日報閲讀 (83317) 掃描到手機

□ 本報記者 紀 偉

本報通訊員 李博文 殷偉傑

“原來我們是一家造紙廠,後來轉行做水錶,從只有4個人的小車間發展成目前年產值2000萬元的企業。”6月26日,在臨沂市蘭山區白沙埠鎮,貝泉水錶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劉廣彬介紹,因為配套產業齊全、物流價格便宜、政府扶持力度大,他們這樣的水錶企業在白沙埠鎮“如魚得水”。

白沙埠鎮是全國最大的水錶及配件生產基地,水錶配件銷量佔到全國市場份額的90%,年產值超40億元。早在1986年,該鎮的“亞翔”牌水錶就榮獲“山東省名牌產品”“山東省著名商標”稱號。

從最初的亞翔水錶開始,白沙埠鎮衍生出魯蒙、鑄寶、冠翔、佳泉等規模以上水錶企業56家,形成了從單一表殼、表芯、表蒙到多路共管供水系統、給排水管器材等由水錶配件到成品表生產的一整套產業鏈條。水錶產業逐漸支撐起了白沙埠鎮鎮域工業經濟的“半壁江山”,白沙埠鎮也獲得了“中國水錶之鄉”的美譽。

可是,傳統水錶產品技術含量低、產品附加值低、品種單一,已不太適應市場需求。儘管有些企業想研發IC卡智能水錶和遠傳技術水錶等新產品,但“技改風險恐懼症”制約着企業發展。面對困境,水錶之鄉如何破局?

高翔水錶率先開始了探索者之路。在最先進行無線遠傳技術研發的時候,高翔水錶被水垢擋住了步伐。原來,IC卡智能水錶可以幫助自來水公司在用户欠費的情況下,通過遠程控制關閉閥門。然而長時間使用,智能水錶控水閥門上會沉積一層水垢,讓閥門遠程控制失靈。通過對管理軟件的改良,高翔水錶讓控水閥門在每天深夜自動開關一次,利用自身的活動抑制水垢沉積。這樣一來,既不影響用户用水,又解決了水垢沉積、閥門失靈的問題。

通過技改,產自白沙埠鎮的大口徑工業表、電磁流量計、全電子水錶和環保型民用水錶、攝像直讀遠傳水錶等一大批科技新成果逐步佔據市場,以智能表為主導的整表銷售佔據全國市場份額35%以上。

同時,白沙埠鎮水錶企業也面臨着競爭無序、約束乏力、龍頭難成的痼疾。該鎮通過園區准入標準淘汰一批規模小、效益差的企業,以兼併、聯合、合資、股份合作等方式,鼓勵重點企業與國內外著名品牌或知名企業強強聯合,實現管理、技術和資金的整體嫁接。

白沙埠鎮與全國水錶行業的龍頭——江西三川水錶有限公司強強聯手,引進了總投資達1.5億元的山東三川水錶項目,讓龍頭企業推動本土企業搞創新、抓技改。

為了扶持水錶產業轉型升級,蘭山區也出台了不少惠企政策。對於被確定為該區重點項目的企業,給予補貼10萬-15萬元,對於成功創建省級名牌產品的企業,給予補貼10萬-30萬元。

人才是白沙埠鎮水錶產業轉型發展的“智造之基”。“2018年我們與臨沂大學物電學院簽訂了產學研合作協議,這樣能保證我們企業有一個強有力的技術支持。”劉廣彬説。

白沙埠鎮先後牽線骨幹企業與臨沂市產業技術研究院及其創新團隊和創新平台及山東大學、臨沂大學、青島大學等高等院校,構建院校企協同合作機制,發揮產學研合作優勢。

目前,白沙埠鎮有規模較大的水錶企業56家,小微企業近200家,從業人員2萬人,申請實用新型以上專利311項,擁有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12家。白沙埠水錶產業已成為當地一張耀眼的產業“名片”。

2020年10月,白沙埠鎮還承辦了2020中國水錶之鄉產業發展論壇,聚集專家學者和行業領袖等產業人士,圍繞水錶產業的“科技、智造”主題,就前沿技術、行業熱點、產業經濟等話題展開探討交流和互動對話,開啓“水錶之鄉”創新發展之路。

返回半島網首頁>>